您的当前位置:长江海事局 > 公众互动 > 长江之声 > 聚焦长江 > 正文
聚焦长江

渡工范老伯的“数字”人生

文章来源:信息台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13日

千里长江,万里深情。在这样一个明媚的下午,我又和你相约在《水上人家》。我是晚晚,我在美丽的江城 “湖北武汉”向你问好。

在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水北街镇曹村渡口,有一位皮肤黝黑、满脸皱纹的老渡工,当地人提起他,无不交口称赞,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因为他一辈子都在认认真真地做好一件事——摆渡。

这位老渡工,就是范先弟。

曹村是个大村,加上周边的柳溪、朱墩、石陂镇犁岭等几个小村,有3000多人口。2001年以前 公路不通,几个村的村民到对岸干活、到镇上买办、到城里走亲访友、孩子到镇上读书,曹村渡口都是必经之路。对村民来说,摆渡可是一件大事,可村里请来摆渡的人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拨,都是因工作太苦,报酬太少,便辞职了。

没有渡工,这几千人的生产生活怎么办?1987年,刚刚二十出头的范先弟站了出来,义无返顾地接过了竹篙。常年风吹日晒,一个白白净净的帅小伙转眼就成了范大叔,如今五十出头的他,已是银霜满鬓,腰背弯驼,被村民们尊称为范老伯了。

面对这样的苦差事,范先弟有着常人无法感受的辛劳。

几个村的农田都在对岸,春耕夏种、秋收冬藏,村民每天早出晚归,摆渡人也必须一同起早贪黑。遇到挑着重担子的女人和老人,范先弟每次都热情地迎上去,接过他们肩头的担子,挑到渡船上,再逐个地牵扶老人、抱着小孩上船。渡口建设还不完善的时候,上船必须经过一小段涉水路,就是遇到打扮入时的年轻小伙,为了别人免去脱鞋脱袜的麻烦,范先弟也会一个个把他们背到渡船上。到对岸后,又一个个地背下船。一天下来,他常常是全身湿透,有河水,更有汗水。

面对这样的苦差事,范先弟坚守着安全护送的神圣职责。

他时刻牢记安全第一的宗旨,任何时刻都严格遵守渡运规则和渡船操作规程,船舶有故障、超警戒水位、天气恶劣、或者船上的人员超载,他绝不开船,哪怕乘客不理解,宁可自己受点委屈,也要确保乘客的安全。

闽北山区,每到3月至8月的汛期,范老伯就要半夜起来看看河水,随着水起水落,调整固定好船舶的位置,以免船只搁浅耽误大家的出行。30年来,他换了7艘木船,2艘铁船,现在用的是一艘机动船,没有一次出现搁浅,没有一次被水冲走。

面对这样的苦差事,范老伯多年隐忍着有家不能回的苦涩。

渡船没有固定班次,只要对岸一声呼唤,就要出船。尤其是赶集的日子,一天往往要跑一百多趟。客流量实在太大,为了方便大家,范老伯甚至把被褥搬上船,吃睡都在船上。有时候正在吃饭,村民要过河,范老伯也立即放下饭菜,先送人过渡。直到村民们都回家了,他才再次端起已经冰冷的饭菜。

面对这样的苦差事,范老伯却演绎了一首最美丽的乐章。

说起范先弟,村民吴大嫂总是忍不住眼睛发红:“好人哪!”那年冬天,寒风凛冽,水面上飘着冰花,她才3岁的儿子肚子疼,呕吐不止,范先弟二话不说,马上出船,用最短的时间撑到对岸,放下竹篙时,他的双手甚至僵硬到无法伸直。到了医院吴大嫂才知道,孩子得的是急性阑尾炎,多亏及时送达,否则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30年来,范先弟先后从河里救起5个人,却从未索取任何回报。2007年8月,村民林文兴的外甥周某来做客,和本村的几个孩子到河边戏水,不知不觉走到河中心,一个趔趄没站稳,被河水冲走了。正在渡船上检查设备的范先弟听到呼喊声,马上一头扎进河里救起孩子。孩子父母提着厚礼来感谢他,却被他婉言谢绝了。后来周某考上大学时,还特地到曹村来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2011 年,范先弟被评为南平市先进渡工,得到了一份奖品——一个电饭锅,他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本就被晒得黝黑的脸憋得发紫,才反复说着两句话:“谢谢政府!我终于可以随时有热饭吃了。”

可以吃得上热饭了。如此的容易感动,如此的容易满足,可是他这30年来创造了多少价值,点点滴滴都在群众的心头,他自己却从来盘点过。

一组简单的数字,诠释了范先弟平凡而光辉的一生:30年,10950天,每天24小时负责3000多人口生产生活的输送,一天高达100多趟地来回,更换了9艘渡船,5次不顾危险跳水救人……

这就是范先弟,一个当之无愧的“最美渡工”。

好的,今天的故事也就为您分享到这了。也再一次的感谢你的守候,感谢你的聆听。如果喜欢今天的这篇文章,不妨给我们留言点赞。接下来为您带来的是《留声地带》,我们待会见!

留声地带:

许美静《你抽的烟》

嗨,我是晚晚,这里是留声地带。最后一段的尾奏,就像一个女子她在城市的街头 在四处的奔跑着,就是为了买到一种烟。她可能自己并不是那么的爱抽烟,但是这样的一种烟会让她想到 亲爱的他。而她的那个他 却早已经不在身边,甚至于永远的不会再回头。你说的烟让我找遍街上的店,这是何等的 一种执着呢?许美静在99年的《你抽的烟》。我们再听一首许美静吧,请允许我偶尔任性一下,而且我断定这首你是不会讨厌的——1996年《城里的月光》。

许美静《城里的月光》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这首歌也在好几个阶段照亮过我当时的梦。今天播这首歌之后 特别是感慨的是 你知道当时 许美静录这歌的时候有多大年纪嘛?我虽然说自称是她的脑残粉,但是 我一直没有太在意 她录这首歌的年纪,居然只有21岁,一个21岁的小姑娘唱的歌 那种经过世事沧桑的感觉 可能即使我们到了41岁 51岁再来听都不会感觉幼稚。这点功底可能是很多歌手都不太具备的。最后说到许美静就一定绕不开陈家明,就像是你提到刘若英一定要扯到陈升一样的.就算他们最后没有什么结果,但是 你就会去想 这些歌啊 都在传递着什么情愫呢?就像接下来这一首歌 也是你特别特别熟悉的老歌它是陈家明写的。有了前面的铺垫 你再来听,你会不会觉得这首歌里 就是陈家明在对许美静讲话呢?

张兴哲《过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