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长江海事局 > 公众互动 > 长江之声 > 聚焦长江 > 正文
聚焦长江

王守田:半个世纪的红色传奇

文章来源:信息台 更新时间:2017年09月15日

                   王守田:半个世纪的红色传奇

千里长江,万里深情。在这样一个明媚的下午,我又和你相约在《水上人家》。我是晚晚,我在美丽的江城 “湖北武汉”向你问好。

今天故事的主角 出生于动荡黑暗的旧中国,从小在隆隆的炮火中长大。20岁时,他毅然投身香港荔枝湾的起义队伍,冒着枪林弹雨将船开回祖国的怀抱。时隔26年,57岁的他驾船驶入 布满600余枚水雷的马当水道,冒着生命的危险,成功打通这道让人闻风丧胆的马当封锁线。他叫王守田,用半个世纪见证了被战火洗礼、满目苍夷的旧社会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伟大复兴,更见证了长江航道跌宕起伏的崛起之路,也成就了他的传奇人生。

 

香港荔枝湾揭竿起义

1948年,为躲避到处抓壮丁的国民党,年仅18岁的王守田从山东烟台一路坐船辗转去了香港,投奔 当时在香港招商局工作的叔叔,从此 开始了他与航道的传奇故事。

1950年5月份,王守田所在的“民拖302号”轮 与招商局所属其它13艘船舶 在香港荔枝湾宣布起义,脱离台湾国民党政府,驰航广州。当时国民党海军已封锁了香港与广州之间的海域,抛设了大量水雷。王守田的叔叔是起义军总代表,他所乘坐的船只被水雷炸毁,所幸本人未受重伤,但随船的两名年轻船员 却永远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一幕深深刻在了王守田的脑海中。

冲过重重封锁,他们终于顺利抵达了广州,比香港提前47年回到了祖国的怀抱。王守田当时还不满20岁,稚气未脱,却亲身经历了革命起义的整个过程,亲眼见证了船员们为回归祖国浴血奋战,心灵的震撼和精神的鼓舞令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更加坚定了他终身报效国家的决心。

不久,他就因为政治坚定、勤奋好学被发展成为一名光荣的青年团团员,在广州正式举行了宣誓仪式。

 

初中文化水平的王守田 被分配到华南海域局机关工作,后又被安排到南京海员学习班进行培训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与波兰合资经营的一家公司。王守田断然拒绝:“我绝不能去外国人开的公司上班。”后来,他被安排到汉口航道处。

1954年,王守田在南京航道处“航汉”号轮船上当船员,曾负责过叶剑英、宋庆龄等国家领导人的船舶警卫工作。

1957年,国家正式成立了长江航道局,中国海军于1958年正式将大型航标移交给长江航道局。王守田被委以重任,于1960年前往上海航道站接管这些航标。

王守田感慨地说:“从此,我就在长江航道扎下了根,这一干就是大半生。”

 

打通马当封锁线

1987年1月28日,王守田作为南京航道局“航浚7号”轮船的船长,带领船员开赴马当封锁线,进行施工任务,仅制定施工方案 局里就开了整整四天的会议,耗时之久,这是前所未有的。

原来,马当封锁线由来已久。1937年12月到1938年6月,为了阻挡日寇进犯武汉,长江阻塞设计督察委员 征调18艘轮船及大批木船,总吨位24900吨,在马当凿沉塞江。同时 还拦江布设水雷600余枚,构成江防要塞。但是,这道马当封锁线还是没能将日军阻击于武汉之外。战后,此地由于航道被人为堵塞,泥沙大量淤积,成为长江航道出浅率高的高危航道。

王守田此次的任务就是要在这危险重重的雷区内挖运淤泥,实现航道通航。他心里十分清楚这里的危险性,5年前,他曾亲眼见到 一艘挖泥船在长江吴淞口施工时,因为不慎碰到水雷而被炸穿船底,差点葬身水底。

王守田已经57岁了,可那些船员还都是年轻人,他深感责任重大!

 

出航那一天,王守田带着船员们去了九江市一家有名的酒楼,点了一桌好酒好菜,开怀畅饮。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话:“来,为了我们顺利完成任务,干杯!” 每个人都知道 此行凶险万分,但谁都没有退缩。当时的场景,虽不似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般悲壮,却也充满了大无畏的豪气。

顶着冬日的风雪,“航浚7号”轮 在马当河段顺利进行展布工作。王守田站在驾驶台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冷静地指挥浚工 下耙挖泥。他严格控制着下耙的深度,尽量避免耙头与沉雷、沉船相触。更重要的是:他根据当时的情况,当机立断修改了施工方案,将原定挖槽边线向南移了100米,成功避开已经探明的两艘沉船,同时又减少了触雷的概率。王守田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根据紧急预案,一旦触雷,警报响起,全体船员须按各自的分工,投入抢险堵漏,迅速撤离爆炸区,安全转移。

王守田从过往船舶之间 联系的高频电话中,得知了一则坏消息:渔民竟然在附近不远处发现了两枚水雷!王守田知道,爆炸的危险会随时发生,但他仍坚持继续施工,因为已经毫无退路。

年轻船员们十分紧张,但看着王守田一脸镇定,有条不紊地执行命令,也跟着平静下来。他们将浅区淤泥吸入泥舱 再运送到卸泥区,仅一天就挖了18艘船,总量达2.7万立方米。终于,水下5米线全部贯通,马当封锁线被王守田带领的“航浚7号”轮成功打通。

 

除了执行出航任务,王守田当时还是南京航道局所有年轻船员的老师,而该局船员考试通过率都是100%。

1989年,王守田临近退休,经过南京航道局的竭力挽留,他留在单位发挥余热,直到1992年3月份,62岁的王守田才正式退休。

退休之后,王守田也一直关注着马当封锁线的发展状况。随着长江航运的发展,来往船型的加大,吃水的增深,马当水道浅情再次出现。但令王守田高兴的是:长江航道部门于2000年2月至2002年3月期间,实施了马当河段沉船、水雷打捞工程,彻底改善了该河段的通航条件,马当封锁线再也不是船员们闻之色变的雷区了。

 

家国情怀永在心

从1960年分配到上海航道站工作,整整23年,王守田与妻子、三个儿女分居上海、南京两地;由于工作繁忙,他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1954年,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他在抗洪救灾的一线……有时休假回家刚刚放下行囊,就会接到单位要求返岗的电话。

王守田的女儿王伶君谈起当年一脸无奈,她说:“小时候,我根本没有爸爸这个概念,他回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在想,他是谁啊。我的老师也一直以为我是单亲家庭。”

有一次,王守田回家取钱,王伶君拦着不让他出门,以为他是小偷;吃饭的时候,兄妹四人都盯着这个“陌生人”看。

王守田的妻子体弱多病,经常生病住院,刚上小学一年级的王伶君让人写信通知父亲回家。她一个人跑到王守田的单位领工资给母亲交住院费,她还去菜市场买菜,踩着小板凳做饭。

妻子病重时,王守田赶了回来,当时局里刚结束船员考试,他伏在妻子的病榻边,一边批改试卷一边看护妻子……

王伶君开始很不理解父亲这种“舍小家为大家”的行为,对于她来说,父亲应该是陪伴孩子成长的角色,而不是一年见一回的“陌生人”。后来,她自己参加工作,接触到长江航道,才渐渐懂得父亲当初的不易。

王守田退休之后,一直住在王伶君的家中。如今的王守田是一名88岁高龄的耄耋老人,虽然做过3个心脏支架搭桥,但身体依然硬朗。王伶君每天都要陪着父亲去小区的花园散步一个小时,还严格控制他抽烟的数量。

王老给我们看了很多老照片,每一张照片拍摄时的场景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还有成摞的奖状和奖牌,包括1953年的奖状都保存得像新的一样。他说:“这是我老伴为我保存的,她对我的工作一直很支持,也很自豪。我欠她的太多了,如果没有妻子的默默付出,我不可能全心全意投入工作。”

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王守田沿着长江辗转多地工作,从风华正茂到饱经风霜,他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长江航道事业,如今虽垂暮老矣,仍时常魂牵梦萦那一条承载他无数回忆的长江水……

好的,今天的《水上人家》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接下来为您带来的是留声地带,我们待会见。

王芷蕾《台北的天空》

嗨,我是晚晚,这里是留声地带。王芷蕾在86年唱的一首歌 《台北的天空》。这首歌最近几年的一次出现是在电影《念念》当中:李心洁坐在屋顶上面哼着歌,歌词里就说 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轻的笑容。这么几句: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轻的笑容,还有我们休息和共享的角落。这个台北可以换成北京,可以换成铁岭,可以换成任何一个你曾经存放过青春的那个城市。虽然说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真的去感受过台北的天空,但听这首歌 却特别特别有共鸣。

汪峰《北京北京》

我特地放了完整的这首歌,尾奏部分 像不像是在 夜晚的长安街。不堵车,光影交错地 打在车窗里边的那种感觉呢。汪峰的《北京北京》,这首歌所有是对于 生活在北京的人,或者曾经生活在北京的人 肯定都有致命的煽情的能力。尤其是对于很多 传说中的北漂,再配上这首歌的那些画面,那些自己无比熟悉的场景,可以说是非常应景了。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铁岭,只要你觉得过得挺踏实的,能够找到自己的存在感,那就是好的生活,你说是这样吧?

王菲《天空》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好的,朋友们,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和您说再见了。也再一次的感谢你的守候,感谢你的聆听。如果喜欢今天的节目,不妨给我们留言点赞,更多精彩节目欢迎您关注《长江之声》。明天同一时间,咱们不见不散!

程璧《恋恋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