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长江海事局 > 公众互动 > 长江之声 > 聚焦长江 > 正文
聚焦长江

汪毕华:长江救捞第一勇士

文章来源:信息台 更新时间:2017年09月08日

                         汪毕华:长江救捞第一勇士

 

千里长江,万里深情。在这样一个明媚的下午,我又和你相约在《水上人家》。我是晚晚,我在美丽的江城 “湖北武汉”向你问好。

一次次风口浪尖,一次次危难时刻,他秉承着崇高的救捞信念和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完成了一项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蛟龙般的身影不断刷新着“逆行者”的纪录。他,就是武汉长江航道救助打捞局潜水班的班长汪毕华。

(垫乐)

1993年12月,汪毕华进入青岛海军潜艇学院学习潜水,在北海舰队服役3年,又在南海边境服役13年,长达16年的军旅生涯 练就了他一身过硬的潜水本领。

每天,他都要穿着70多公斤的重潜装备进行潜水训练,仅一双铅块鞋子就达30公斤,平时还会在陆地上进行负重行走训练。

汪毕华说,辛苦的训练是为了保证水下安全,水下一个小疏忽,可能就会丢了性命,除了练好基本功,还需要胆大心细。

第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仍让汪毕华觉得后怕。在一次潜水训练中,渔网把他和同伴的脚蹼缠在一起,他们拉绳子打信号,告诉上面的队友拖他们出水,但队友是新兵,经验不足,没有意识到发生了危险,还等着他们自己出水。

氧气一秒秒减少,同伴开始慌乱,入伍仅两年的汪毕华屏气凝神,沉着冷静,由于没有工具,只能徒手撕网,手被渔网勒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汪毕华感觉呼吸似乎马上就要停止。劫后余生让他意识到,平日训练一分懒,水下作业十分险,而团队上下配合也尤为重要,这些都为他成为一名出色的潜水士官打下了基础。

另一项更大的考验是打捞溺水者。在南海舰队服役期间,每年夏天,汪毕华都会主动当义工,为当地水库义务打捞遗体。

“第一次接触遇难者遗体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汪毕华逐渐克服心理恐惧,“让亡者安息,让生者无憾”,这个信念让他深感使命艰巨光荣。

即使险象环生,潜水对汪毕华而言仍充满了美好。“我在南沙群岛服役时,海水清澈见底,可以看到水下30多米的景象,五颜六色的鱼群游来游去,美不胜收!”

凭借精湛的技术和良好的心理素质,汪毕华在队友中很快脱颖而出。2008年北京奥运会,汪毕华被选中参加奥运水上安保工作,清华北大的游泳池、天安门城楼的金水池、中南海、钓鱼台,凡是涉水区域,他都反复仔细检查。水再浅,哪怕连一米都没有;水再清,哪怕清澈见底,他都会反复检测,排除一切安全隐患。

正是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让汪毕华多次出色地完成急难险重的任务,使他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潜水士官,多次荣获优秀士官、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千钧一发 迎难而上

潜水,让汪毕华的人生充满了惊心动魄的传奇,神秘、惊险……抓住每一秒稍纵即逝的瞬间,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他总是迎难而上。2011年初,汪毕华从南海舰队转业到武汉长江航道救助打捞局,多次出色完成公益性抢险任务,彰显了一名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

2014年8月13号,宜昌巴东县的一个煤矿现场发生透水事故,6名矿工被困,生死未卜。汪毕华第一个要求下水。当时水下情况复杂,坑道中布满交错的管线,一旦缠上潜水气管,潜水员就会有生命危险。

汪毕华回忆:“头顶上的石头叮咚砸到帽子上,说实话心里也很害怕,非常担心会塌方。”三个小时,他下井两次,成功打开了搜救的生命通道。

2015年4月23日,在进行丹江口水库水下古城考古任务时,汪毕华被派到39米水深处探摸古城墙遗址,水压把潜水服压得紧紧的,汪毕华感觉脚趾头疼得受不了,但他忍着剧痛,一直在水下探摸……大约持续了2个多小时,当他出水时,身上皮肤全都裂开出血了。

“当时,水下减压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这是一个特别难熬的过程,潜水员需要一直悬浮在一个固定的深度,人感觉非常孤独。因为天很热,我下水前喝了很多水,想上厕所却不能上去,虽然其他潜水员说迫不得已时可以直接解决,但是毕竟潜水服是公共的,我就一直憋着。”

2016年1月27日,正是冰天雪地、哈气成冰的时候,汪毕华在湖北武穴工地执行探摸检测任务。虽然穿着重潜装备,但因为戴手套会影响探摸效果,他赤手进入水中作业。

“刚开始,手冻得疼痛难忍,过了20分钟之后,手完全失去了知觉,我把手搭在船甲板上,有个船员一不小心踩到手背,我却麻木不知,过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当时甲板上布满了积雪。”

2016年7月22日,湖北孝感市东山头府河堤段发生漫堤、溃口险情,汪毕华带头进入漂浮着死猪、死鸭和各种垃圾的臭水中,顶着42度的酷夏高温抢救国家财产,9个日夜奋战,他几乎没有合过眼,没洗过一次澡,为国家成功挽回8000万元的经济损失。

在长江检测水下工程时,除了把铁板绑在腿部增强水的抗流性,更重要的是水下排布上会有大量的沙子,多数超过半米、一米。每一次,汪毕华必须拿着高压水枪冲刷覆盖的泥沙,直到完全露出排布,期间要一直忍受扑面而来的泥沙和握住水枪时的酥麻疼痛感。口岸直、福姜沙、白铆洲等长江下游地区,以及荆江1-6标段等国家重点内河整治项目都留下了他奋战的身影。

东方之星 奋勇当先

2015年6月2日,在长江中游湖北监利水域发生了举世震惊的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四百多人遇难。

“在我潜水生涯中,‘东方之星’是对我触动最大的一件事情……”事隔两年,汪毕华仍难掩悲痛之情。

作为第一批支援的潜水员,汪毕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参与救援。“下潜,去救人!”这是汪毕华唯一的想法。顶着每秒1.5米的大流速,他一直摸索到倒扣沉船的最深处。第一次摸到遗体时拉不动,他发现遇难者遇难时,紧紧地抓住了船舱中的栏杆。为了不造成二次损伤,他仔细地将其手指一个个松开,但是第二次拉还是没拉动。

“我当时很奇怪,在水下仔细摸索,才发现这位遇难者的脚踝被另一位遇难者拉着,那时,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我想,再大的困难,也一定要把两位遇难者的遗体完整送出水面。”

从下午5点下水,到晚上8点打捞成功,汪毕华在水下连续工作3个小时,成功将两位遇难者打捞出水。上了潜水平台,这个壮实的汉子连脱掉潜水服的力气都没有了,累得瘫倒在甲板上。

5日晚6时50分,“东方之星”被整体打捞出水,武汉长江航道救助打捞局接到指挥部命令,负责组织沉船扶正后的第一次搜寻,并为沉船安放抽水泵。

面对刚刚扶正,还未进行消杀防化工作的“东方之星”,又是汪毕华第一个站了出来,主动要求作为突击队长走在最前面,第一个进入扶正后的“东方之星”。

刚刚扶正的“东方之星”到处都是木头、床板、门板等杂物,遇难者遗体随处可见。有些年轻队员一进船舱就开始呕吐,有的连路都走不动了,更分不清方向,全凭汪毕华带领一路向前。虽然没有找到任何生还者的迹象,但是成功找到了机舱和污水舱的两个入口,并快速抽干积水,使沉船自浮,这次任务历时一个半小时。

“我从船里回来以后总是想,如果当初下潜的时候能像在水面看得这么清楚该多好啊,就能更好地救援了……”汪毕华反复念叨。

汪毕华在“东方之星”抢险一线连续奋战了9天,但他仍不觉得累,他说:“我希望能为遇难者多做点事。”

卧薪尝胆 培育桃李

2015年,汪毕华担任潜水班长,带领一批刚刚从潜水学校毕业的90后小伙子。卧薪尝胆20余年,他把自己丰富的潜水经验编写成教案,亲力亲为传授给年轻的潜水员们。

水下减压是他特别关注的问题,他说:“潜水是高危职业,潜水时间长了,细胞下沉,还会患减压病。轻者皮肤瘙痒,红点会遍布全身,气泡会在血液里到处游走,瘙痒难耐;重者可能会致人瘫痪,导致生命危险。所以,一定要学习科学的减压方法。”

汪毕华还经常搜集同行发生的事故案例,用这些鲜活的例子教导年轻人,他由衷感叹:“年轻潜水员大都是家里的独子,父母都很担心,我必须对他们负责,让他们练就精湛的技术,成功救助别人,学会保护好自己。”

其身正,不令而从。汪毕华一直是年轻潜水员学习的标杆。“一看整整齐齐的豆腐块被子,就感受到汪班长卓越的军人素质,我们跟着他也受到好影响。”年轻潜水员徐江平钦佩地说。

汪毕华的家庭并不宽裕,唯一的儿子今年9岁,患有先天性感统失调综合征,需要大量的费用治疗,爱人为了照顾儿子,只能放弃工作。但是,汪毕华始终保持乐观、豁达、感恩的心态,从来没有因为家庭原因,影响单位工作,将全部身心投入长江航道救捞事业。

对于汪毕华而言,潜水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融入血脉的热爱,这是对生命崇高的敬畏,更是对长江航道救捞事业的无限忠诚和无私奉献!

好的,今天的故事也就为您分享到这了。也再一次的感谢你的守候,感谢你的聆听。如果喜欢今天的这篇文章,不妨给我们留言点赞,更多精彩节目欢迎您关注《长江之声》。明天同一时间,咱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