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长江海事局 > 公众互动 > 长江之声 > 聚焦长江 > 正文
聚焦长江

爱岗如家 情暖三香

文章来源:信息台 更新时间:2017年09月01日

千里长江,万里深情。在这样一个明媚的下午,我又和你相约在《水上人家》。我是晚晚,我在美丽的江城 “湖北武汉”向你问好。

(垫乐)

头上是轰隆隆 疾驰而过的动车,四面是日夜奔流不息的江水。天兴洲航道维护基地 坐落于武汉辖区天兴洲长江大桥下,从长江干线武汉段余家头至长油烟15.5公里的航道是他们执着守护的家园。这里有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职工们爱岗如家,无论苦乐,甘之如饴。

  钢筋铁板的趸船 用绿植和花卉装饰一新,一层船舱里有精心布置的简易“沙龙角”,党员活动室被开辟为“船上图书馆”。花香、茶香、书香里,温情与坚毅两种基调完美融合。

  工作“快准稳”

   2015年春节大年三十,吕洪的团年饭是在船上吃的。吃过饭后,他让船员们去收看春节晚会,自己一人来到值班室当班。九点左右,数字航道动态监测平台发出警报:“青山夹1号白浮漂移,急需恢复!”吕洪一声招呼后,大伙立刻集结在“汉道标202”上,火速前往事发水域。

  风雪夜视线不佳,吕洪凭借精湛的驾驶技术顺利地找回了已经漂出设置点将近十多公里的航标。他回忆道:“当时有点吓人啊,我一边要保障汉道标202的行驶安全,一边还要找航标。两只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搞完了大冬天都是一头汗!”

追回航标要速度,调设航标则对精度有极高要求。天兴洲基地位于桥区,尤其是桥下航标的位置需要准确。大副黄成彪说:“桥底下那几个标我是天天盯着,一点偏差都不敢有。遇到涨水期间,天兴洲大桥下航标经常发生不同程度的偏离,有时候一天要调整十多次,少一分耐心都不行。其实也没什么好心烦的,都搞了十几年,每天不去检查晚上睡不着觉。”

这样的硬作风不仅在朝夕之间,还稳稳当当地延续了数十年。“坚持”二字说来简单,付诸实际却要加上时间的厚度。对于基地职工来说,航道里的一座座航标,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他们把整颗心都交给这片辖区,用岁月的笔触书写着安全的信念。

  机舱的王梓幽默的说:“船上的设备维护好比家里的家具保养。这船就是我们的家,设备当然就是家具啊!” 冬天,王梓在晚上要细心地给“汉道标202”的主机蒙上棉被;夏天,他穿着长袖工作服,带上棉纱手套每天进行常规检修。酷暑严寒对他而言,不过是温度计上的数字,维护好设备才是他心头的大事。

  思想调正标

  船舱一楼的“沙龙角”是基地职工“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结果。轮机长王取元介绍道:“起初是几个人在这里聊聊天。后来,大家都参与进来了。休息的时候喝点茶,谈谈各自的心事,就像家人一样。”

  2016年7月防汛期间,基地“汉道标202”的主机出现了故障。王取元当时已经一个多月未回家,加上天气酷热,一时之间他无法立即将主机的故障排除。他汗流浃背,眉毛皱成一团。师傅罗正广当时没有批评王取元一句,反而把他领到“沙龙角”坐下,泡上两杯绿茶,还拉着他下了一盘象棋。王取元笑呵呵地告诉我们:“师傅下棋是故意输给我的,下完一盘棋,我的脑子立刻就清醒了,三下五除二就修好了主机的故障。”

  基地有几名“老航道”,在航道一线工作了二十几年,闲聊时常说起过去的艰苦条件:刚进航道的时候用的是8字头的航标船,功率低、航速慢、船艇小、还要烧煤轮流做饭;那时候没有空调,夏天迎着烈日出航,晚上睡在被烤得滚烫的甲板上;当年也没有锚石和钢丝,都是就地取材用石头和竹缆绳固定标志。简单质朴的描述如同春雨润物一般悄无声息地陶冶着年轻职工的心灵。

 “老航道”程正红说:“现在条件变好了,但是信息化的要求高了。我们这些老师傅也要与时俱进,多跟年轻同志学习,互相帮助。”在这样彼此取长补短的氛围下,老职工教青年职工航道维护、轮机、船舶驾驶等实操经验,青年职工教老职工数字航道维护以及各种新型航道测量仪器的操作使用方法。

  整个航道基地如同一个大家庭,职工之间早已不分你我。虽非亲人,胜似亲人,拧成一股绳才能发挥最大力量。吕洪总结道:“思想上的标调正了,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生活苦作乐

  轮流做饭是天兴洲基地的习惯。水手陈功常常利用业余时间在“船上图书馆”翻阅菜谱,希望用有限的食材为大家做出可口的饭菜。这个年轻小伙子熟悉船上所有人的口味,只要轮到他做饭,大家都开玩笑说:“今天要多吃两碗饭啊!”

  “船上图书馆”的书种类众多:政治、历史、文学、生活类一应俱全,当然也少不了《水手工艺》《计算机基础应用标准教程》等业务类书籍。船员王志成说:“我们的图书馆不是一天建成的,大家也是在保持着要不断学习充电的劲头才慢慢积累了这么多书。”生活与学习密不可分是天兴洲基地的“新常态”。

  吕洪把我们带到船员宿舍,打开门一看,军绿色的被单上叠着方方正正的“豆腐块”。他说:“基地人不多,但要管好也不是件容易事。这种半军事化管理就是为了提高船员的精气神儿。”每天早上六点半拖地是吕洪的“必修课”,他认为:“干干净净才有能把船上的日子过好了。”

  基地辖区内常有江鸥飞过,加上趸船通道上的绿萝、大叶海棠、栀子花等花草,枯燥乏味的工作环境多了几分鸟语花香的味道。几个职工别出心裁在通道上架起了秋千,摆上了竹藤桌椅。一天巡航归来,坐在夜色中欣赏天兴洲大桥上的灯火通明,所有的辛苦劳累都化作了对这条船、对这片水深沉而无私的爱。

航道虽苦亦有乐,基地职工的快乐简单而又纯粹。他们把一腔真情洒向这滚滚长江,在“三香”中构筑出了最坚固最温暖的水上堡垒。

 

好的,今天的《水上人家》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接下来为您带来的是留声地带,我们待会见。

王芷蕾《台北的天空》

嗨,我是晚晚,这里是留声地带。王芷蕾在86年唱的一首歌 《台北的天空》。这首歌最近几年的一次出现是在电影《念念》当中:李心洁坐在屋顶上面哼着歌,歌词里就说 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轻的笑容。这么几句: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轻的笑容,还有我们休息和共享的角落。这个台北可以换成北京,可以换成铁岭,可以换成任何一个你曾经存放过青春的那个城市。虽然说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真的去感受过台北的天空,但听这首歌 却特别特别有共鸣。

汪峰《北京北京》

我特地放了完整的这首歌,尾奏部分 像不像是在 夜晚的长安街。不堵车,光影交错地 打在车窗里边的那种感觉呢。汪峰的《北京北京》,这首歌所有是对于 生活在北京的人,或者曾经生活在北京的人 肯定都有致命的煽情的能力。尤其是对于很多 传说中的北漂,再配上这首歌的那些画面,那些自己无比熟悉的场景,可以说是非常应景了。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铁岭,只要你觉得过得挺踏实的,能够找到自己的存在感,那就是好的生活,你说是这样吧?

王菲《天空》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好的,朋友们,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和您说再见了。也再一次的感谢你的守候,感谢你的聆听。如果喜欢今天的节目,不妨给我们留言点赞,更多精彩节目欢迎您关注《长江之声》。明天同一时间,咱们不见不散!

程璧《恋恋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