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长江海事局 > 公众互动 > 长江之声 > 聚焦长江 > 正文
聚焦长江

逐日

文章来源:信息台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5日

                                         逐日

千里长江,万里深情。在这样一个明媚的下午,我又和你相约在《水上人家》。我是晚晚,我在美丽的江城 “湖北武汉”向你问好。

今天呢,我们将共同分享到的 是来自于南京航道工程局的苏铖 根据自身工作经历所写的一篇文章,叫做《逐日》。

(故事铺垫)

时近冬至,寒风推门。入夜的寒风 夹带着细雨的潮湿敲打着窗棂,远处的路面积水 不时反射着屋内的灯光。过往的行人时不时抬头张望着这座寒夜里仍然透出热闹的院落。

这里是长江航道局南汇东滩项目部。它的出现曾经让周围的本地人有些不适应。数年不曾来人的制药厂,突然在某日 成了熙熙攘攘的,夜夜灯火通明的地方,好像一群陌生人一夜之间赋予了这里新的生命。让曾经的安静院落和冷清的小镇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一群年轻干练的青年男女聚集于此,忙碌着很多他们看不懂也不知道的事情。       

我曾经无数次听见路过的人们低声议论。今夜的这里依然如此,挂着水珠的玻璃 被屋内的灯光折射得尤为显眼,不时有屋内的人来回走动,在昏暗的街上也看的尤为清晰。对面的小超市老板 客气的和客人聊着天:“以前附近人很少,我很早就关门了,现在都是12点才关门。最近啊对面总有人会很晚还要过来 买方便面和香烟之类的,生意好多了,但是我也累喽......”

今天的现场施工方量有没有核算出来。

  专项方案最后的审核做到哪一步了。

  明天会议材料准备的怎么样了。

  把前天的测量数据再调出来给王兴超经理看看。

类似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不断地在走廊里回荡,一切的景象都在告诉人们 这里所有的人 都沉浸在一场轰轰烈烈的忙碌中。这样的忙碌让这里每一个人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疲惫,在某种精神力量的支持下 协同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程。这样的感觉并非一位路人所能体会,也不是对面的小商贩们所能感受的,这里只是在不断地把一种严肃和紧张的气氛 通过日夜的忙碌、严肃和夜晚的灯火 传递给周围的一切和每一位偶然路过的行人。

“南汇东滩N1库区 消纳工程渣土应急圈围工程”,这是一个 将会写在每一位同事履历上的词组。它没有另类的表达,也没有多少华丽的辞藻,但可以使人们在很多罗列的项目部名称中 一眼就可以认出来。对于我们这些参与的人,这个词语将会成为一个永久的标签。每当我们提起它的时候 都会轻易勾起很多很多 在那些 念念不忘的琐事中闪烁的记忆.....

 

(故事开始)

后半夜的这里 风力突然增大,不远处不断闪烁的警示灯 也显得更为模糊。有人开始下意识打了寒颤,起身推紧身边的窗户。正在此时 后勤主管朱文海搬着一个箱子,站在走廊里招呼大家过去领东西。大家猜想是雨靴和手电筒,都放下手里的工作 起身准备领取时,王兴超经理已经穿着一双雨靴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来是雨靴不怎么合脚。

王经理一边低身选着雨靴,一边对身边人唠叨着:“明天要去现场的同志快把这些东西领了,雨靴要穿着试试,我的有些不合脚,还有大家都赶快把手电筒拿回去充电”。

正在大家低身取东西互相聊天的时候,工程部副总工邸远和袁晨晨正好抱着一沓材料路过,好奇的问道:“怎么不回去休息?穿雨靴啊,不会现在要去现场吧?”

袁晨晨凑上来说:“也给我们发一双,我们也去”。

“不是现在要去,是明天凌晨4点半......”

这一幕在不断的议论中 渐渐落入安静,在彼此的轻松谈笑中渐渐散去。

工程的关键节点位置 龙口的护底铺排已经完成,由于受到地形限制测量部扫测声呐的影响而无法施测。对这里放心不下的王经理和技术部研究后决定选择本月的大潮汛最低潮 也就是第2天凌晨4点到现场,希望原本水下的排体能在最低潮的时候露出水面。只有这样才能亲眼看到 施工的软体排位置、形态和搭接情况是否满足要求,才能让项目部的人员放下心 继续安排后续的工作。

原本考虑到 大家在这段时间极度疲惫,想让大家早点休息 再继续明天凌晨的工作。王经理11点多的时候 就开始在每个办公室 催促大家早点回去休息。直到深夜凌晨1点,办公室的灯光才陆续熄灭。

最后,只有厨房的灯光闪烁在安静的院落,一个孤单的身影在忙碌着,他就是项目部的黄海龙副书记。为了保证在明天凌晨大家能吃上一口热腾腾的早饭,他没有喊醒熟睡的同事,而是自己准备明天的早饭。

(故事过渡)

时间在钟表的滴答中从今天走到了今天,新的故事悄然开始。原计划是五个人参与,当大家在餐厅聚集的时候,才发现这时候起来的人已经达到了15个。

这让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洗漱的王经理有些诧异,也让准备早餐的黄书记有些尴尬了。因为准备的面条似乎不够了,他赶紧又打开灶头打大火力接着煮。看着大家吃完热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黄书记心里稍许安慰。在大家上车出发的时候,黄书记叮嘱大家一定要相互照顾,注意安全。

天色还没有开始泛白,凌晨的大风似乎也没有吹开昨夜的昏暗,让人发抖的寒冷 不停地告诉着人们 现在还是凌晨四点。大家都 你看看我,我缩缩脖子,擦擦满是雾气的眼镜。好像是参加一场充满惊喜的酒会,大家在抵御凌晨寒风的同时还不忘彼此打趣。

四辆打着远光灯的车子排着队 穿梭在安睡的小镇上。走出城镇渐渐接近海岸,大风失去了楼宇的遮挡变得更加肆虐。车灯扫过之处满是路边被风吹得动摇的杂草。

“最低潮几点?”

“4点半,我们到北侧堤大约还需要20分钟,从北侧堤走到龙口应该需要一个半小时。”

“估计要在5点天才会方亮,今天来人有些多,大家走的时候互相照着点。”

“放心吧,都是些老油条了。”

对讲机里 不断传来王经理的叮嘱和一些年轻乐天派同事的嬉笑。这样一群平均年龄在28岁的年轻人,大部分都经历过四个项目以上的锻炼,俨然是一个 无论激情还是能力或者是体力 都是最佳状态的团队。虽然 他们在平时嬉笑打闹,总给人一种不成熟的感觉,但是在工作面前他们总是爆发出让人们诧异的激情和能力。

前排的王经理一会儿低头看看时间,一会儿不断地向窗外张望,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没有了白天的忙忙碌碌和熙熙攘攘,此刻空空荡荡的施工现场 在寒风的伴奏下满是肃杀和黑暗。前面的人努力的探着路不断的提醒后面的人注意:哪里有坑不能踩,哪里水深过不去,哪里泥面太滑。

偶尔有人没有站稳,后面的人总是会扶一把。手电筒的灯光在这样的黑暗中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寒风带着潮湿打在脸上让人们有些麻木,他们不停的缩缩脖子,抬抬衣领 希望能阻挡些寒风。

对于工程现场最熟悉的冷利民开始提醒大家:“前面出现一个转弯,应该是到了1-2工区了,前面的路会好走些。” 其实这意味着 他们已经在黑暗的泥泞走了2500米。

“秦一飞,拿根烟给我,我缓口气”。

“阿龙,你就算了吧,这么大的风根本点不着烟”。

听到这里,周志龙苦涩的笑了笑,双手放在一起搓了搓,希望能暖和些。

“秦一飞,你肯定不冷,你老婆马上要来工地看你了,你小子肯定辛福感爆棚啊”。

走在前面的郭成超稍微停顿,回头给大家照亮了夜路 顺便接过周志龙的话:“大家最近辛苦了都很久没回去了,等年底圆满合拢了,大家回去过个安稳年。”

为了早点赶到龙口段不错过最堤潮位时间,他们一路上没有任何停歇。

(故事慢慢推进)

黑夜开始渐渐的退去,东方的鱼白色 开始推开黑夜的大幕露了出来。这个时候,整个工地才渐渐将全貌展现在大家面前,原本被水覆盖的泥潭也已经漏了出来。退去的潮水似乎对这一处寂寞的海滩满是不舍,仍然不停地卷起浪花拍打着岸线。

此刻,龙口第一次从图纸上跃到现实中展现在大家面前。泥面上整齐的排列着混凝土的连锁块,虽然有很多已经覆盖了一层淤泥但是轮廓依然清晰可见。

龙口对面一层又一层充泥管袋 组成了一道看不到头的坝体。技术部开始查看排体的搭接;材料部对排布、软体排关注有余;安全部看着外侧海面停留的船舶,握着笔不停的记录着些什么;测量部开启GPS 不时地给各部门提供位置和高程。

在大家忙碌没有在意的时候,袁晨晨一个人默默的拿起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幕。转过身,身后还有5000米需要继续往回走。这条路也许不算长,毕竟他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故事高潮)

到目前为止,大家已经在寒冷和疲惫中呆了两个半小时,此时5000米所带来的困难远远要大于来时。王经理想让大家休息一会再往回走,但是想起上午还有例会要开又收回了快到嘴边的话。

“快看,日出!”

“小时候我就想到海边看日出,这么多年今天终于来了......”

红日初生碧海涛。的确,远处的海天一线一轮红日,慢慢地推开鱼白色的云朵探出了头。周围薄薄的晨雾 好似白色的窗纱一般 萦绕在周围。虽然没有阳光辐照大地,但是此刻也带来了满心的欢喜和温暖。广阔的海洋包容九州,映衬着 温暖且充满愿景的红日。

在苍穹之下,在海之一角,一群年轻的建设者如同这冉冉升起的红日一般。每日每夜、每时每刻,他们身上沾染着希望和激情,他们也同样对未来的一切上下求索未曾停歇。

稍作徘徊,作别日出,转身之后不是离去而是开始新的征程。

 

(故事接近尾声)

曾经爱人无数次问我们:我们这样一群男人一年300多天,一天24小时聚在一起到底在忙什么?家人曾无数次问我们: 我们这样一群人连每天给家里打一个电话都记不住,每天脑子里都记了些什么?陌生人曾无数次问我们:年轻小伙子大学毕业了为什么不去谈情说爱、花前月下、你侬我侬,而选择风吹雨打、焦阳烈日,你们是怎么想的?

曾经我们还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对整个社会没有一点概念。可是来到这里没有多长时间 就变得执着、顽强,成为了某个项目部忙碌的一员,这一切我们都在无数次思考着。

当你站在建筑物面前,站在由我们亲手将图纸上虚无的线条 变成你眼前壮阔的建筑物的时候,我相信我和我一起战天斗地的同事都感受到了那一种别样的骄傲和自豪。那是一种满足感和一种如同母亲安抚般的温暖安慰。那一刻的感受能够抚慰你此前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个风风雨雨带来的伤痕和疲惫。

我们是一名建造者,我们创造着无数个辉煌和壮丽。这就是我们对于爱人、家人和路人的回答,这就是我们对于自己 顶风冒雨、劈波斩浪而后的最大安慰。你与我同路,你与我同心。我们内心都惦记着站在上海南汇 再次对这天边海角的红日 讲述许多许多一起战斗的日子......

好的,故事也就为您分享到这了。这里是水上人家,喜欢今天的故事,记得在节目下方点赞。如果你也有想说的话,欢迎大家前来倾诉。明天同一时间,咱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