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长江海事局 > 公众互动 > 长江之声 > 雨霏说法 > 正文
雨霏说法

防止船怒症

文章来源:信息台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23日

雨霏说法防止船怒症

 

    各位听众,欢迎收听今天的雨霏说法节目,我是雨霏。情绪是伴随我们每个人一生的朋友,如何在生活工作中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是人必修的经历。说到“路怒症”大家都不陌生,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成都男司机暴打女司机事件,就是“路怒症”典型事例。但听过“船怒症”吗?“船怒症”顾名思义就是带着愤怒去开船,是指机动船舶驾驶员具有攻击性或不确定性的驾船行为。其情形就是在情绪不稳定和心理压力导致愤怒的情况下,采取高频对骂、竞相追逐,甚至动粗、抑或采取攻击性驾驶行为。长江干线安庆段已连续发生多起“船怒症”事例,“船怒症”的接连发生给长江航运交通秩序和广大船民生命安全带来严重威胁,引发多方面的不安定因素。在今天的雨霏说法节目里,我们就和长航公安局安庆分局的孔明蕙一同探讨在行驶过程中如何控制好情绪,安全行船。

片花

    我们首先来关注几起案例。2014年2月26日,“昶泰1588”船下水航行至长江池州水域贵池中港254-253红浮之间时,与“正涛6号”船并行下水航行,因高频沟通未达成追越意向,两船船员发生激烈争吵,互扔酒瓶,而后在追靠过程中发生碰撞,双方纠集附近水域同乡船员大打出手。长航公安局安庆分局池州派出所依法分别给予违法人员拘留和罚款的治安处罚。

2014年6月9日,“广通1166”上水重载船舶驾驶员在长江池州拦江矶水域行驶时,为了追求速度贴近主航道行驶,迎面撞击“华运668”下水重载船舶,由于两艘都是重载船舶,撞击力太大,翻沉的“华运668”船舶发生断裂,已报废。华运668”船主一家以无生活来源为由强占“广通1166”船,要求“广通1166”船主给予高额赔偿,否则不许开航。

2015年7月26日,长江安庆段黄石矶水域两条上水航行船舶超速追越发生碰擦,双方船员愤而动粗,互扔酒瓶致一名船员被玻璃碎片击中头部陷入昏迷,后经出警民警和海事人员驾艇送往安庆市立医院救治才安全脱险。

长航公安局安庆分局孔明蕙表示,“船怒症”的特点:发症多为上水航行船舶。

下水船舶为节省燃油消耗,大多在主航道单机航行,航行速度虽快,但机动船舶驾驶员思想集中,船舶之间间距较大,不易发生碰擦事件;而上水空载船舶大多沿辅航道靠北岸航行,船舶驾驶员为多拉快跑,往往超速行驶,船舶间距较小,一些驾驶员在追越过程中时常发生碰撞事故。众所周知,上水船舶只能靠右航行或超越其他船舶,而下水船舶可视情况而定,但行驶至特定水域(如靠近大桥)时不可追越。但部分驾驶员抱着侥幸心理,违反《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往往无视浮标驶进对向航道或强行追越,触动对象船舶驾驶员的不满情绪,竞相追逐,互相别船航行。

片花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到的是雨霏说法节目,我是雨霏。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一起探讨的是船上因为情绪而引起的事故纠纷。

没有控制好情绪,“船怒症”带给我们的是极大的危害和安全隐患:

一是易引发水上交通安全事故,造成交通拥堵。前船驾驶员突然变换航道或转换航向,后方驾驶员为躲避必须变换航道,紧随其后的船舶一旦躲避不及容易发生水上交通事故。而吨位大、船身长的船舶,如果发生事故就会造成主航道拥堵,危害行船安全。

二是容易产生矛盾纠纷,不利于水域和谐稳定。机动船舶驾驶员的违规航行、操作不当,极易引起对象船舶船员的不满,口角争辩、互掷物品甚至动粗。由于长江航行中的船舶多以家庭为单位,家庭成员一旦受伤,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再者,民警在处置事件中,需保证执法对象和执法人员的安全,长航公安水上执法相较于地方公安陆域执法,不确定因素更多更复杂,碰到以跳江相威胁或阻塞航道的不理性行为,只能好言劝说,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安、海事的执法力度

三是不正舆论,损害法律尊严。在海损事故中,“伤者为大”的传统观念、老百姓天然同情弱者的朴素心理以及职能部门维稳的压力交织在一起,迫使犯众怒的一方的只得作出某种非必要的牺牲。长此以往,会有更多船民通过道德绑架、舆论绑架等“比狠”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使法律尊严在实际执行中大打折扣。

“船怒”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已普遍存在,就像埋在江底的不定时炸弹,潜藏着巨大的破坏性和不确定性,严重威胁航运安全。针对这一突出问题,职能部门应该通力合作,维护水运交通秩序,引导机动船舶驾驶员、船员认识到冲动的危害,以平和的心态规范航行。公安部门在日常执法过程中,要准确把握船员的心理变化和感受,讲究方式方法,文明、规范、科学执法,最大限度地达到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有机统一;同时,营造浓厚的文明礼让和谐的水上交通安全宣传氛围,传播“平安长江”正能量,努力打造畅通、安全、和谐的通航环境。

    好的各位听众,今天的雨霏说法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